森纳

“月亮和星星跳舞,在你出生的夜晚。”

哑零同人:既见君子

【壹时】

雪花飘落在他一身绿袍上,转瞬融化,晕开一个个痕迹,似柔软宣纸上的点点墨花。

一片调皮的雪花落在他纤长的睫毛上,他有些不自在的眨眼,这个大公子殿下的架子可

不是一般的大啊。

“不知上卿驾到,吾有失远迎。”扶苏见着立于鹿鸣宫外的绿袍身影,快步走来。

他俯身行了个礼,只字未提。

对面的少年半晌没有说话,扶苏估摸着惹对方生气了,解释起缘由来,“今日夫子念孔

子,吾有些不求甚解,便耽误了些时间。”

他端起白瓷杯,抿了口春茶,“说来听听。”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之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吾虽知晓其含

义,却不知修德与讲学孰轻孰重。”扶苏虽知道对方是神童,但不清楚究竟有多大的能

耐,能让眼光颇高的父王赏识,小小年纪便封为上卿。

只听他不紧不慢,如流水般娓娓道来,“修德与讲学是并举的,学问是向外学习,修养是

向内努力,二者是人格成长的两只轮子。讲学是不断地接受新的知识,没有止境;修养

是自己来治理自己的工作,直到自己的人格变得成熟纯粹。二者缺一不可。”

扶苏听得哑口无言,这少年上卿的解释甚至比夫子还要通俗易懂些。

只是十二岁的消瘦脸蛋,配上如此严肃的表情,实在让人很想抚平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啊。

按耐住心底的念头,扶苏再拜致谢,“多谢上卿指点,吾清楚了许多。”

“以后,汝知道该找谁指点迷津了吧。”

敢情刚刚的一番讲解,只是在显摆自己的聪明才智,以报自己将他晾在风雪里半个时

辰?扶苏噗哧——一下笑出声。再如何聪慧,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啊。

他的眉头皱地更狠,“汝笑什么,从今天起,吾甘罗便是汝的侍读了。”

这便是父王给他安排的侍读吗?竟然如此可爱,他有些期待未来和他的小侍读朝夕相处

的时光了。

—————————————————————吾素分割线—————————————————————

关于晾了半个时辰:当时看色姐的文,觉得大公子一定素故意的,好心疼小阿罗,于是

乎就改成了这样的相识,你们喜欢吗?o>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