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纳

“月亮和星星跳舞,在你出生的夜晚。”

哑零同人:既见君子


【序时】

木质车轮碾过不到半尺深的积雪,寂静的林子里没有一丝声响。

扶苏掀开帘幕,看高大的柏树在漫天飞雪中傲然挺立。

兀的,视线里冒出个小男孩来,扶苏忙招手,示意车夫停车。

顾不上撩起下摆,一双黑色长靴便踏雪而来。

“汝没事吧?”

低沉的男声里夹着几分担忧。

他没有转头,没事?谁愿意大冬天的穿着单衣缩在雪地里?

“汝能听到吾说话吗?”来人见他没反应,径直绕到他面前来。

一张嫩白的俊脸掩在裘毛里,一双浅棕色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眨巴。哼,又一个大户人

家的公子哥。

“汝有吃的吗?”他问道。

反正这厮刚刚的话都没什么价值,不答也罢。

“唔……有的。”说着,扶苏在里襟摸出一块桂花糕,递给面前的男孩。

“多谢。”虽是道谢,声音里却丝毫没有感激之情。

他接过花糕坐起,慢条斯理地拉开一层层油纸,拇指与食指间夹起一块桂花糕,准备放

进嘴里。

没有丝毫防备,花糕竖直掉落到雪地里,啊,手指果然冻僵了。

扶苏见状,微微咧开嘴角,笑得十分真诚,拿起一块花糕准备味道他嘴里。

真是……令他很不习惯啊。

有多久没有人喂过他吃东西呢?啊,太久了,久到他不记得了。

他乖乖张开嘴,温热软糯的味道便在嘴里漾开,这大概带着他的体温吧。

“怎么样?好吃吗?”扶苏兴奋地问道。

他点头 ,咽下花糕。

“这是吾专门从聚德斋买来的,他们家的花糕是咸阳一绝。本想带给母妃尝尝,不过既然

遇上了你,就给你吃了罢。”

果然,他是宫里的人,试问普天之下还有谁敢这般明目张胆的着黑色。

见男孩望着他,扶苏忙又递了一块花糕,“汝肯定饿坏了,吃吧,没关系的,我这里还有

很多呢。”

他咽下第二块花糕,抬头问他,“汝能带吾回甘府吗?”

“当然。吾也要回去呢。”

“吾见汝不过十岁,为何一个人出来呢?”扶苏继续喂着,疑惑地偏头。

“出来寻一种药材。”他咽下花糕才缓缓答道。

“那汝为何无人陪同呢?”在扶苏的记忆里,甘家似乎还挺富足啊。

“他们都快死了。”他平静地叙述这个事实,一点也不像十岁孩童。

车里静了半晌。蓦的,一双温暖的手包住了他的手,他心里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让他

想不明白,天下还有他想不明白的事?

“还好,汝遇到了吾。”

他愣住,一时间不知所措,他该说什么,谢谢吗?

“暖和些了吗?”低沉的嗓音温润好听。

他点头,张嘴要另一块花糕。

多年后,他与他的大公子殿下坐在几案上吃聚德斋的桂花糕,望着对面那张白皙的俊

脸,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暖意绵绵。不过,这都是后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