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纳

“月亮和星星跳舞,在你出生的夜晚。”

星辰似你【BC生贺】

       “我们如何指望群星为我们燃烧,带着那我们不能回报的激情?

        如果爱不能相等,让我成为爱得更多的一个。”
      

        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么7月19日这两个随意组合的数字会像过去或未来许多天一

样,平凡且乏味。但是多幸运,我认识了你,这个似星辰般耀眼的男人,这一天变得极

有意义,如你般明朗又温暖。
      

       我并不算一个多狂热的粉丝,和大多数你的迷妹们一样,我通过《神探夏洛克》认

识了你,在此之前,我从不看英剧,圈子很小,兴趣很少。但你,我不得不承认,看到

你的第一眼,就无可救药地沉沦在你璀璨如繁星般的眸子里。你是我第一个见到以倒着

脸的方式出场的男主。
       

       后来我才知道,你本就不会平凡,富有特色的长相,醇厚好听的嗓音,精湛过人的   
演技,敬业认真的精神,一切的一切都让你与众不同。你出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你越来

越忙,你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
       

       我真心为你感到高兴,是的,我就知道,我的男神真的很棒。可心里那份莫名的失

落又是什么?就像是自己珍藏已久的宝贝一下子被很多人发现,嫉妒吗,不爽吗?都不

是,是担心,是心疼。
       

       还记得刚粉上你的那会儿,我也曾头脑发热,疯了似的跟身边所有朋友说你的

好,你的无与伦比。可是我忘了啊,你太过闪耀,以至于单凭一张照片是没法儿了解你

的。所以有人说你脸长,有人说你情商低。我跟他们争辩,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然后我渐渐明白了,他们说你不好是因为他们不曾发现你的好。他们忘了,身为男

神你小迷妹的我们最清楚你的黑历史,同时也最清楚你的努力和成长。你一直在变,又

一直没变。你在变的更好,又一直坚守初心。
       

       这样的你怎么可能不会让人祝福?果然你很幸福,有美丽温柔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

儿子,每次看到你们小夫妻洒狗粮,都心满意足地接住。没有什么比见证爱的人幸福更

美好的事了。
       

        你的存在是激励我不断向前的动力,无论有多疲惫多委屈,只要看一眼你,哪怕只

是你的名字,都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微笑。我也在努力变好,想在毫无经济压力的情况

下追逐你的脚步,想让你不会因为有我这样的迷妹而感到丢人。
       
       
        有人问,他知道你吗?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他?
       

        当时我语噎,是啊,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
       
       
        现在我明白了,这世上有些事是不需要为什么的,如果非要加上一个理由的话,大

概是——
       

        因为你是你。
       
       
        似星辰般耀眼的你让我由心的不自主想要去追逐。
       

         最后,本尼迪克特·蒂莫西·卡尔顿·康伯巴奇先生,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红一辈子,就算达不到也没关系,有我们陪着你啊,愿多年后想起你时,耳边

会依旧听见心动的声音。

         

Can't keep it inside

本尼尼唱过的一首歌,声线宛如小提琴,好听到不行。

但是这首歌没有官方翻译,其实也是各有所爱的事情。

森纳不才,斗胆翻译,意境或语法上的错误还请各位太太多多指教。

谢谢。毕竟都希望关于他的一切都是最好。

Can t Keep It Inside

无处躲避
                              -Benedict Cumberbatch

                              -本尼迪克特 · 康伯巴奇

Well I’ve never been a man of many words

我向来少言寡语,

And there’s nothing I could say that you haven’t heard

若不是说与你听,便沉默不已

But I’ll sing you love songs ‘til the day I die

但我会唱你喜爱的歌曲,直到生命停息

The way I'm feeling

我感觉

I can’t keep it inside

我已无处躲避

I’ll sing a sweet serenade whenever you’re feeling sad

何时你感到伤心,我会唱一支甜甜的小夜曲

And a lullaby each night before you go to bed

每晚一支催眠曲,直到你沉入梦境

I’ll sing to you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我会歌唱为你,直到你生命停息

The way I’m feeling

我感觉

I can’t keep it inside

我已无处躲避

I can’t keep it inside

是的,我已无处躲避

【神探夏洛克同人】【主福华 微麦雷】【Glad You Came】

森纳小透明,文渣,然而脑洞不停,码着玩,大家凑合着看啊

#神奇学院只是暂定名,取名废#

#如题,学院AU#

#ooc慎入#

废话结束,正文:

1.转系什么的是被迫啊

John发誓自己没有偷听的习惯,但路过教导主任办公室时,他还是忍不住停下了不

太匆忙的脚步,里面传来的低沉男声不就是最近学院贴吧上盛传的男神授Sherlock吗?

一边念着好奇心害死猫一边站在门框边的John,非常不小心地收听到了对话内容。

“Sherlock,为了和我作对,连Holmes的姓氏都不要了吗?”

“Mycoft,那张资格证上会写上Sherlock·Holmes的大名。”

“Brother mine,只是为了隐藏我们的关系就只由我经手所有程序?”

“别装了,你我都知道你完全可以搞定,而且那个常年见首不见尾的校长就是你吧。”

什么?!John目瞪口呆,从不暴露姓氏的教授是教导主任的兄弟,教导主任权力大

到一手遮天,还很有可能就是校长?!信息量一下子有点大,懵圈的John还没想清

楚就陷入更大的麻烦。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扇门没关好?他算是敲了门,只不过方式稍微有些特别,用砖头

厚的书撞进来的。

误入两兄弟抬杠现场的John呆在原地,深深的尴尬让John不知所措,眨巴着眼睛用

有限保留的情商思考对策。

相比John的窘迫,两兄弟就冷静的多。

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John胸前的蓝领带,Mycoft确认了不速之客的学生身份,然后

坐回转椅上,向后仰了一下,调整椅背。

“同学,有什么事吗?”

弥漫在空气中的箭拔弩张还未散去,John被两道凌厉的目光注视,情急之下憋红脸道:

“主任,我……我想转系!”

“你叫什么名字?”

祈使句语气般的疑问句迫使John不得不报上名来,“John·H·Watson.”

靠在桌角的教授立起身子,朝他靠近,“我记得,你去年拿过建筑系的奖学金,想转

哪个系?”Sherlock微眯双眼,考究的目光停留在John通红的脸上。

男神教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近看真人越发觉得Sherlock俊美帅气,白皙的皮肤,

棱角分明的线条……啊,John这种情况下你居然想到是这些?醒醒!先将这两个人应

付过去再说。

回神的John开始考虑怎样应对,自然而然地,脑海里闪过贴吧里关于Sherlock铺天

盖地的信息,硬着头皮作答:“医……医学系。”没记错的话,眼前的教授就教医学。

Mycoft早已调出John的电子档案,快速浏览一遍后,再一次将眼神放在John身上,

“转系不是不行,只是你的跨度有些大,你在建筑系的成绩也不错。不如这样,你先

作为旁听生,在Sherlock课上听几节,再由你的想法和Sherlock的评定来决定你是

否适合转系。”

“那……主任,教授,我先走了。”挺过一劫的John迈开左脚,意欲离开。

“嗯,你可以出去了。”

“Mycoft,你是打算把麻烦推给我?”Sherlock挑眉。

“事实上,这对我来说并不算麻烦。”Mycoft把笑意掩在电脑后面,专心致志地研究
起闯入者的资料。

“Mycoft?”

没有得到回应的Sherlock摔门走出办公室。

【别想着说出去。——S.H】和室友谈笑的John忽然收到这样一封短信,笑容一下子

僵在脸上,脊椎阵阵发凉。

【你的号码是从电子档案里查的,不必大惊小怪。——S.H】John刚刚意识到发短信

的人是谁,他的手机屏幕就又一次亮起。

好吧,他深刻意识到随便偷听绝对不是什么好行为,以后又该怎么面对这个奇怪的

教授啊。

John那天晚上果然失眠了。

【TBC】

【哑舍同人】关于我们曾相伴的时光

“是书没看够吧?无妨,你想看什么出去之后跟我说,我都默写给你。”

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这句话很甜,

你想想,你想看,我就默给你,

这是怎样的宠溺和温柔。

于是就萌生了这篇短到不行的脑洞。【占了tag很抱歉,至于既见就只能看心情啦】

他的大公子在最美好的年华逝去,甚至来不及返回咸阳,看一眼大秦的万里江山。

年少时,因他的自作聪明,大公子曾被罚抄书百遍,那个洒满阳光的午后,他打着汇报
的名号去监督,大公子却问:“卿可有何志向?”

彼时他还不甚清明,抱着辅佐明君,振兴家族的愿望入朝为官,却偏偏忠于这样一个时
而坦诚如稚子,时而城府若弈者的大公子。

意外总是猝不及防,他苟且保存性命,这世界却少了他追随的阳光。现在的相伴是奢
望,所以更加让人珍惜。

茫茫千年玄生玄灭,他看过无数王朝的交替更叠,看过西洋的铁骑踏破王城,看过饥荒
年代的残象环生。他终于明白,真正重要的不是位极人臣,俯瞰天下,而是你在身
旁,对我微笑。

他们都很清楚,这点偷来的时光不是重生,而是一种无法触碰的幻象。谁也不知道,他
的大公子会在何时又一次灰飞烟灭。

他能做的,不过是尽力满足他想做的一切,万水千山走遍也好,闲暇饱览医书也罢,都
不敌你我共同拥有的记忆。

【神夏同人】文渣然而脑洞不停

首先,这只是码着玩儿的,

所以基本没有什么逻辑可言。

也许等考完了会认真的填坑【不一定】

OK,仅以此作为一个文渣在lof上的自娱自乐啦。

“Sherlock,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要单枪匹马地面对那些罪犯。”John一下车,便飞奔过

来检查Sherlock的伤口。

“但在没有你之前,我一直都是孤军奋战,而且幸运地活到了现在。”Sherlock不满地撅

嘴,他讨厌John一本正经却毫无意义的说教。

“前提是没有我,可现在你身边有我了。”

Sherlock微怔,有一瞬失神。他有多久没听过类似的话了?啊,记不得了。

“听着,Sherlock,你现在并不仅仅是Sherlock,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如果你出了什么

意外,我绝不会原谅我自己。”

John坚定的眸子紧盯着Sherlock,将温暖有力的手覆在Sherlock白皙修长的手上。

Sherlock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内心复杂的情感。这是感动和喜悦?不,他将身上的毛毯紧

了紧,他一定是因过度惊吓才产生了幻觉。

    
                                                            ·小剧场·

“Sherlock,今天为什么没有归还毛毯?”Lestrade探长疑惑。

“Greg,看来my  little  brother  可能真的受到了惊吓。”Mycroft在窃听器前听得一清二

楚。“不过,也许是来自一个男人。”

“死胖子,你的牙疼好了吗?据我所知,你上周似乎才去看过牙医。”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短的东西居然还有小剧场】

哑零同人:既见君子

【番外:抉择】

他很早便在咸阳宫门口等着了,亦是这般的雪天。

他擅长等待,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等待再久又何妨?

他在宫前静静侯着,看似不经意的目光在每个皇子身上打量。他在找人,是的,找那个

喂他花糕的纯良少年。

一会儿,两个黑袍少年从宫里走出来,虽都是黑袍,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出二者的不

同。走在前面的少年微笑,脚边的金丝镶边低调而奢华,那般温柔的气质与记忆中的少

年如出一辙。而身后的少年明显有些不甘心,脚下的步子有些急,却迫于身份不能赶超

眼前的少年。

他似有若无的目光在扶苏身上流连,扶苏转过头对他微笑,他显然没有料到,腼腆地朝

扶苏勾了勾嘴角,带着几分倔强。

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他到底怎么了,他可以面对敌国君王侃侃而谈,将对方镇地毫无辩

驳之力。却轻而易举的败给了他的一个微笑。甘罗,汝到底是怎么了。

“甘爱卿,孤知道这可能有些委屈汝,但却不得不麻烦汝,若让汝选择,汝愿意作谁的侍

读,扶苏还是将闾?”

他几乎脱口而出,那个让他毫无招架之力的名字,“扶苏。”

“吾选扶苏。”

秦王政这招真是高,看似大材小用,实则深意无穷。他已官拜上卿,并无权力和金钱的

渴望,能力亦毋庸置疑,将这个选择题抛给他,让他以局外人的眼光选择更佳的继承

者。同时提醒他对自己选择的路负责。

若不曾见过扶苏,他可能会权衡利弊,仔细思考,做出风险最低的答案。但,他见过扶

苏,而且似乎只要关于扶苏,他的理智便飞到了九霄云外。

扶苏,汝知道吗?吾甘罗面对汝毫无办法。

————————————————————吾素分割线——————————————————————

素的,这是脑补小阿罗对扶苏殿下执念的文,并不影响正文阅读啊←_←(那你还码出

来)新年贺文嘛,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发糖啦>O<~~>O<~~(好像赶上情人

节了。。。)

哑零同人:既见君子

【壹时】

雪花飘落在他一身绿袍上,转瞬融化,晕开一个个痕迹,似柔软宣纸上的点点墨花。

一片调皮的雪花落在他纤长的睫毛上,他有些不自在的眨眼,这个大公子殿下的架子可

不是一般的大啊。

“不知上卿驾到,吾有失远迎。”扶苏见着立于鹿鸣宫外的绿袍身影,快步走来。

他俯身行了个礼,只字未提。

对面的少年半晌没有说话,扶苏估摸着惹对方生气了,解释起缘由来,“今日夫子念孔

子,吾有些不求甚解,便耽误了些时间。”

他端起白瓷杯,抿了口春茶,“说来听听。”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之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吾虽知晓其含

义,却不知修德与讲学孰轻孰重。”扶苏虽知道对方是神童,但不清楚究竟有多大的能

耐,能让眼光颇高的父王赏识,小小年纪便封为上卿。

只听他不紧不慢,如流水般娓娓道来,“修德与讲学是并举的,学问是向外学习,修养是

向内努力,二者是人格成长的两只轮子。讲学是不断地接受新的知识,没有止境;修养

是自己来治理自己的工作,直到自己的人格变得成熟纯粹。二者缺一不可。”

扶苏听得哑口无言,这少年上卿的解释甚至比夫子还要通俗易懂些。

只是十二岁的消瘦脸蛋,配上如此严肃的表情,实在让人很想抚平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啊。

按耐住心底的念头,扶苏再拜致谢,“多谢上卿指点,吾清楚了许多。”

“以后,汝知道该找谁指点迷津了吧。”

敢情刚刚的一番讲解,只是在显摆自己的聪明才智,以报自己将他晾在风雪里半个时

辰?扶苏噗哧——一下笑出声。再如何聪慧,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啊。

他的眉头皱地更狠,“汝笑什么,从今天起,吾甘罗便是汝的侍读了。”

这便是父王给他安排的侍读吗?竟然如此可爱,他有些期待未来和他的小侍读朝夕相处

的时光了。

—————————————————————吾素分割线—————————————————————

关于晾了半个时辰:当时看色姐的文,觉得大公子一定素故意的,好心疼小阿罗,于是

乎就改成了这样的相识,你们喜欢吗?o>_

哑零同人:既见君子


【序时】

木质车轮碾过不到半尺深的积雪,寂静的林子里没有一丝声响。

扶苏掀开帘幕,看高大的柏树在漫天飞雪中傲然挺立。

兀的,视线里冒出个小男孩来,扶苏忙招手,示意车夫停车。

顾不上撩起下摆,一双黑色长靴便踏雪而来。

“汝没事吧?”

低沉的男声里夹着几分担忧。

他没有转头,没事?谁愿意大冬天的穿着单衣缩在雪地里?

“汝能听到吾说话吗?”来人见他没反应,径直绕到他面前来。

一张嫩白的俊脸掩在裘毛里,一双浅棕色的眼睛盯着他的眼眨巴。哼,又一个大户人

家的公子哥。

“汝有吃的吗?”他问道。

反正这厮刚刚的话都没什么价值,不答也罢。

“唔……有的。”说着,扶苏在里襟摸出一块桂花糕,递给面前的男孩。

“多谢。”虽是道谢,声音里却丝毫没有感激之情。

他接过花糕坐起,慢条斯理地拉开一层层油纸,拇指与食指间夹起一块桂花糕,准备放

进嘴里。

没有丝毫防备,花糕竖直掉落到雪地里,啊,手指果然冻僵了。

扶苏见状,微微咧开嘴角,笑得十分真诚,拿起一块花糕准备味道他嘴里。

真是……令他很不习惯啊。

有多久没有人喂过他吃东西呢?啊,太久了,久到他不记得了。

他乖乖张开嘴,温热软糯的味道便在嘴里漾开,这大概带着他的体温吧。

“怎么样?好吃吗?”扶苏兴奋地问道。

他点头 ,咽下花糕。

“这是吾专门从聚德斋买来的,他们家的花糕是咸阳一绝。本想带给母妃尝尝,不过既然

遇上了你,就给你吃了罢。”

果然,他是宫里的人,试问普天之下还有谁敢这般明目张胆的着黑色。

见男孩望着他,扶苏忙又递了一块花糕,“汝肯定饿坏了,吃吧,没关系的,我这里还有

很多呢。”

他咽下第二块花糕,抬头问他,“汝能带吾回甘府吗?”

“当然。吾也要回去呢。”

“吾见汝不过十岁,为何一个人出来呢?”扶苏继续喂着,疑惑地偏头。

“出来寻一种药材。”他咽下花糕才缓缓答道。

“那汝为何无人陪同呢?”在扶苏的记忆里,甘家似乎还挺富足啊。

“他们都快死了。”他平静地叙述这个事实,一点也不像十岁孩童。

车里静了半晌。蓦的,一双温暖的手包住了他的手,他心里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让他

想不明白,天下还有他想不明白的事?

“还好,汝遇到了吾。”

他愣住,一时间不知所措,他该说什么,谢谢吗?

“暖和些了吗?”低沉的嗓音温润好听。

他点头,张嘴要另一块花糕。

多年后,他与他的大公子殿下坐在几案上吃聚德斋的桂花糕,望着对面那张白皙的俊

脸,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暖意绵绵。不过,这都是后话。